二战后期,穷兵黩武的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?

最终还敢摸虎须,发起太平洋战争,誓以全世界为敌!“豆腐”做成的衣服由于进口被封锁,原料极度缺乏,日本只能生产人造布。

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,对中国人民造成了永远无法磨灭的痛楚。而且日本不仅疯狂的侵略中国,东南亚的许多国家他也没放过。最终还敢摸虎须,发起太平洋战争,誓以全世界为敌!仅凭日本弹丸小地,他凭什么就敢如此放肆大胆?

战争带给他们的是资源短缺、食物配给制、通货膨胀、黑市泛滥和超长时间的劳作。在这段黑暗的日子里,日本全国上下为了让这场侵略战争继续下去,可谓是穷兵黩武到了极致。小编今天就来细数下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了什么地步!

“豆腐”做成的衣服

由于进口被封锁,原料极度缺乏,日本只能生产人造布。日本本土惟一用于生产的布料仅限于一种叫做“豆腐”的易碎织物,这种“豆腐”布料是用木浆和树皮混合着粉碎的废旧棉布制作的。日本命令所有的工厂不断增加“豆腐”布的生产份额,并利用破布、桑树皮和山羊毛来代替对绵羊毛的需求。由于纺织品的极度匮乏,加之橡胶都供应给了军队,木屐重新成为日本最流行的鞋,甚至被政府称为“爱国鞋”。日本国民只有在极其重要的场合才穿上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旧鞋子。

二战后期,穷兵黩武的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?

日本纺织工厂

回收金属运动

为了满足武器生产对金属原料的大量需求,日本国内实行了严格的物资回收制度。在这一时期,城市居民做出了最大牺牲。各个城市纷纷拆除金属装饰材料,东京的金属路灯支架、铁轨、金属交通指示牌以及建筑上的各种标志牌全部被拆卸下来,就连靖国神社的铜制大门也被放倒,运到军工厂作为生产子弹的原料。日本神道教的神社献出了铜制神龛;佛教寺庙贡献出大钟和铜锣;建在横滨的日本地震纪念馆陈列着1923年大地震的纪念物,该馆一次性捐献出10吨金属,包括在地震中损坏的公共汽车和自来水管道。

家庭主妇纷纷贡献出家里的生活器具,所有人都把原来的铝制一日圆硬币换成新铸造的锡币。既然日本国内已经没有用来取暖的燃料,政府官员们便纷纷拆下办公室里的暖气上交给国家。

尽管这样,到1944年,日本国内的铝资源还是消耗殆尽。警察倾巢出动,挨家挨户动员人们交出金属器具,到后期更是规定每家只能留下一口锅和一只金属桶。

二战后期,穷兵黩武的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?

砸锅卖铁回收一切金属物质

交通危机

对许多日本人来说,每天上下班的难度不亚于前线的一场战役。由于缺乏燃料和维修更换的零部件,公共汽车、出租车和小轿车都已经彻底停运了。每天通勤上班的人拥向了城市铁路和有轨电车,但这些仅存的公共交通工具也是朝不保夕,运营次数被缩减到最少,票价也飞涨,排队等车的队伍却越来越长。许多时候火车和电车被军队征用运输军人和军事物资,这时候普通市民只能继续等待。

既然公共交通瘫痪了,上班族便开始骑自行车。不过随着战事的进展,日本国内所有的橡胶都被用于军工生产,这些自行车爆胎之后便不能再使用了,而且车架也被回收炼钢。最后,没有任何办法,人们只能步行。

二战后期,穷兵黩武的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?

彻底奔溃的日本经济

代替男性劳动力的女性们

为了满足无止境的军事需求,政府政策要求:男人到前线去,女人到车间去。在全日本境内,女人们承担起许多从前被贴上“男性”标签的工作:火车司机、公司职员、售票员、厨师、理发师和售货员。

几个月后,政府宣布所有年龄在12到39岁之间的未婚女性必须到有关机构登记注册,随时做好工作的准备,以弥补军工厂人力资源的不足。这个新成立的组织被命名为女性志愿者劳动团,它负责安排调动女性劳动力。尽管政府没有硬性要求所有女性加入该组织,但全日本的妇女对这项计划非常支持,不参加的未婚女性会被邻里扣上“不爱国”或“好逸恶劳”的帽子。在民间,妇女们也自发建立了许多类似的地区性组织,让日本的工厂能继续生产,东条英机的一个女儿也响应号召到工厂劳动。

参与劳作的日本女性

传统的束缚已经被打破,日本的妇女和女学生甚至接手了许多危险的工作,她们到矿井中挖煤,或者到炼钢厂工作。到1944年,日本国内已经有超过1400万女性成为全职劳动力,她们与为数不多的未被招募入伍的男性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一同工作,也分享他们的艰辛每天在条件恶劣的工厂里工作12到16个小时。到了晚上,她们还要睡在工厂里,虽然工厂规定下班可以回家,但一般第二天的生产从凌晨三点就要开始了。

说道这里,小编只能说日本真的是自作自受,如果他们不发动无耻的侵略战争,也不至于过成这样,一切都应了那句话,不做死就不会死啊!

"二战后期,穷兵黩武的日本国内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?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